排球少年 > 文章 > 分析 > 排球少年 牛及 一病息灾(上)

排球少年 牛及 一病息灾(上)

时间: 16-03-30 14:26 来源:排球少年中文网 我要评论

他在新年初诣的那天二拜二拍手,脆响声中心想,心想我没有什么其他的愿望,只希望下一次赢过他就好了——这是去年的事情了。  

可是到头来春高一羽黑鸦展翅,倒算不得输赢,连对决巅峰的山顶都差了一个台阶,二者双双成为输家,一瞬间大王者啊绝对的王者啊全跌入凡尘,当时的愿望既没有实现,却也没有走向反面。可是比起输给他,半途夭折的感觉说不上谁更令人气闷,所以快把我的诚心还回来!  

好在及川彻气闷惯了,最后一次也不过如此,他心想,好在对方也没捞到什么便宜。最后一次。  

这件事他没和牛岛若利说过,就算大学住得很近,几乎成为了邻居,也不过是站在楼梯间语焉不详敷衍地几句寒暄,并不是说他对他有多大意见(然而意见真的很大),而是那一年一年挤压而下的,刀枪棍棒蓄势待发,突然被一朝全然镇压,至今犹有余威。  

及川彻总结道,就是一看到牛岛若利就很想打他。  

虽然牛岛若利可能一点也无意于对他怎样,除了他真的真的好几次在给他家门口放情书——这是哪门子的追求方式,小学生都不会用了吧?!  

虽然擅自定义成情书,内容却简单得要命,无非是问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,没有前言,也没有甜言蜜语,也没有真情实意,甚至也没有结尾处就算你拒绝我了我也希望你能幸福这种客套话,鬼才会答应。  

及川彻把那学校发的信纸上的几行字撕碎,一个远抛进了废纸篓。  

“及川。”走在楼梯上被人叫住。  

他回头,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,“干嘛?”  

“你看过了吗?”  

“对不起,我没兴趣。”他转过身,潇洒地挥挥手。  

对方认真地“哦”了一声作为回应,既看不出失落,也看不出要放弃的样子。  

隔了几天信又来了。就像是六年间每一次每一次,以及川彻不希望的形式固定报到周而复始。  

“够了吧。”他第二天在路上拦住对方,对方一脸困惑的严肃表情,显得好像是自己无理取闹。  

“你在报复我吗,啊?”及川彻揪住他的衣领,“是因为什么,我不肯去白鸟泽,还是叫你不喜欢的昵称,还是什么?”  

可是我不是输了吗,而且此生再也无法扳平这样的惨痛印记,这样还不够吗?  

“什么报复?”牛岛若利认真问他。  

及川彻把那皱巴巴的信纸拍他胸口上,“所——以——说,这些是什么?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  

牛岛若利凝视了一阵子那纸上被揉得扭曲的字迹,说: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和我交往不好吗?”  

“为什么啊!”及川彻险些抓狂,他喜欢撩拨人,但不代表能接受别人撩拨。  

“当然是因为——呃。”  

“在这里咬到舌头绝对是对我有意见,绝对是吧!”及川彻要爆炸。  

“喜欢你。”对方打断他的怒火,义正言辞地说。  

及川彻哑口无言,“开,开玩笑的吧。”  

“是真的。”牛岛若利说。  

“你这种人就应该去和排球结婚算了!”及川彻大步转身走,趾高气昂想,及川桑我可不一样,我可是个大帅逼,妹子要多少有多少。  

但是牛岛若利也不错啊。  

唔唔,但总之论起把妹我可不会输。  

他假装一点都不是落荒而唐,脑海中话题差了个十万八千里,想着,他绝对,绝对是为了报复我。  

 

翻页快捷键:←|→

评论